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 社会

福建失联女大学生在京遇害 3年后现尸内蒙古
时间:2014-10-16来源:法制晚报作者:侯懿芸编辑:王浪

法制晚报记者 洪煜

法制晚报记者 洪煜

法制晚报记者 洪煜

  4年前,《法制晚报》刊登了一起女大学生失踪的寻人启事。时过境迁,寻觅了近3年,周木娇还是没能见上女儿的最后一面。

  3年来,她7次前往北京,2次去往内蒙古,寻找失踪的女儿。她的笑容没了,头发白了,家庭散了……但等来的却是女儿早已死亡的噩耗。

  今年5月8日,老泪纵横的母亲和平静残忍的嫌犯四目相对。至此,发生于2010年8月北京东城区一起故意杀人案终于第一次走上了庄严的法庭。

  为了等到女儿平安归来,45岁的周木娇苦苦寻觅。她从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变成一个近乎疯狂的寻访者。然而,一审的死缓判决未能让这位母亲满意。近日,她再次选择了上诉。《法制晚报》记者经过走访,将各种谜团逐一解开。

  断联频接女儿短信却无法通话

  无论走到哪里,周木娇身上永远揣着女儿的照片--

  一片树林,一个身材匀称的少女站在一棵大树下面,穿着白色上衣、粉红色短裤,手里拿着大红色的手包,歪着脑袋,微笑着。

  "这是我女儿失踪前最后的样子。"周木娇痴痴地看着。

  4年前8月9日晚上,周木娇多次拨打女儿的手机,却始终无人接听……随后,一条来自女儿的短信说"自己手机坏了,无法接听"。周木娇记得,女儿还告诉自己她前几天去北京面试,正在争取去那里工作。

  周木娇有些担心,她多次要求女儿先打电话报个平安,然而女儿却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始终没有回电话。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周木娇几乎每天都会和女儿互发短信,却始终无法和她通话。

  "妈妈,我已经被录取了,下周开始进单位军训,封闭式军训很严格,电话都要控制。"8月20日,周木娇再次收到了女儿的短信,虽然开心,但她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多。随后,周木娇又收到了女儿换号码的短信,便小心翼翼记录下女儿的新号码。

  周木娇在短信中再次强调想通话,女儿告诉她只有在中秋节那天领导同意与家属联系。周木娇只好一边和女儿保持短信联系,一边等着中秋节早日到来。

  然而,9月22日的中秋节晚上,窗外的月亮圆了,周木娇却仍然未能联系上女儿。此时的她,有些慌了。

  失踪房东说女儿自称已出国

  "一个月没联系上女儿,你怎么还放心在国外?"当晚,周木娇接到丈夫王生福的电话。夫妻俩商量后,王生福第二天便从福州赶往北京,寻找女儿的下落。

  "我当时先去北京她面试的单位了解情况,门房的人告诉我,最近根本没有招人。"王生福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随后,他在福建老乡的帮助下,找到了女儿后来租住的和平里某小区住处,见到了女儿的房东,也是她的同学--刘洋(化名),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

  "王小婧8月底就从我这儿搬走了,还发短信说她出国了,再也不回来了。"刘洋说,之前他多次发短信问她要家里钥匙,她说让她弟弟寄给我,但始终没收到,房门还是自己后来踹开的。

  王生福感到诧异。他看到女儿租住的房间已经收拾干净,但很多东西还留在刘洋家里没有带走,衣服、被子、鞋,还有一箱书……他心里隐隐不安,便立刻赶到东城区派出所报警。

  得知女儿失踪的消息后,远在国外的周木娇心急如焚。她想起自己最后一次和女儿通话是在2010年7月30日。

  "当时我给女儿打电话,她没接,后来用一个同学的手机发信息说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正在外面和同学吃饭,回去再打电话。当晚我们通了两次电话,她都很正常。"周木娇随后找到那名同学的手机号,得知这名叫宋健的男生也是女儿的同学,便托他帮忙找寻女儿。

  寻女曾在本报登寻人启事

  联系不到女儿,周木娇和丈夫两人第二次来到北京。她在《法制晚报》等许多媒体都登了寻人启事。

  每天天刚亮,周木娇就穿戴整齐,踏出了宾馆的门。

  她摸了摸背包里装好的寻人启事和女儿的照片,走到一处,就停下来,将这纸贴在人们能看到的所有地方,一路走一路贴,贴遍了女儿居住的小区和周围所有的地铁站、公交站。

  因为寻人启事等小广告被清理得很快,周木娇便想办法将它印在布上,直接穿在自己身上,不顾羞涩地到处问行人:"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儿?"

  为了节省开支,她在北京寻找女儿的日子里,都住在廉价的小宾馆里,几十块钱一晚,被子"气味特别",不时有小虫出没其间。她说,自己始终抱着希望,女儿一定会回来。

  此后,周木娇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来北京一次。

  2011年过年前夕,周木娇一个人来到北京,坐地铁常常坐错方向,只好不断折返。周木娇根本无心过年,一家一家地敲门,拜托女儿的同学朋友帮忙找寻,联络刑警队和派出所民警,获得一点线索,她一定摸到底,直到再也走不下去。

  回到福州,她的心也始终悬着。听到朝阳警方说发现一具无名女尸,她就不远千里北上辨认,女尸外貌并不像小婧,但她依然多次跑到停尸间认尸,如此反复,周木娇的精神也变得越来越糟。

  丈夫王生福也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靠喝酒麻痹自己。两人的争吵也愈演愈烈,甚至动手,后来办了离婚手续。

  噩耗内蒙古发现女儿遗体

  2013年4月8日,周木娇接到北京公安局的电话。看到女儿的尸身照片,周木娇难以相信,这竟然是在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发现的。

  2010年8月16日,内蒙古阿巴嘎旗别力古台镇的茫茫大草原上,警方发现了一个黑色包装物,内有异味。经侦查人员勘验,在层层包裹之下装有一具女尸。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包装的黑色塑料袋竟有33层之多。同时,法医在现场还提取到了两个指纹。

  三年时间,警方开展了大量的调查摸排工作,触角甚至延伸到广东等地,依然没有线索。直到2013年4月8日,经过当地公安厅物证鉴定室的对比工作,确定一福建籍失踪女孩儿与无名尸体的DNA一致,就是周木娇3年来不断寻找的女儿。

  随后,根据周木娇提供的线索,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王小婧的同学宋健身上,很快将其抓捕归案。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案发被害后火车货运千里外

  根据宋健的口供,案发当天,他去给王小婧修理电脑,随后两人因为王小婧提出借钱而发生冲突,开始厮打。过程中,宋健抓着王小婧的头发朝墙上和地上撞过几下,之后用小木桌砸向她的脑袋。随后,王小婧跑去厨房拿了一把刀,他将刀抢过来,砍在了王小婧脖颈的前方。

  王小婧倒地,宋健说他当时拿了一件女士衣服试图捂住伤口,血将衣服浸透,没多久,王小婧死亡。

  第二天,他去北京大红门批发市场买了拉杆箱、塑料袋、编织袋等物,将王小婧的尸体打包装箱,扔掉了作案工具和带血的衣物,收拾现场,将装有王小婧尸体的包裹运到了大红门附近的宾馆。

  宋健是内蒙古人,他称自己以前经常在大红门附近帮朋友批发、打包衣服送到内蒙古售卖。所以,他采取同样的方式,将王小婧的尸体通过火车货运送到阿巴嘎旗。随后,自己坐上北京去往阿巴嘎旗的客车,在那边接收包裹,随后打车将其弃掷在别力古台镇外环路荒野的大坑中。

  这个过程中,宋健不仅在事后取走了王小婧银行卡中的19500块钱,还用王小婧的手机发送信息骗其母亲,王小婧进了机要局工作,并告诉王小婧的房东等人,王小婧出国了。

  了解到这一系列的作案过程,周木娇数次哭昏过去。等周木娇赶到内蒙古时,王小婧的遗体已被当地民政局下葬。看到女儿的墓地,一直强打着精神的她突然佝起后背,缓缓地跪了下来,两行眼泪浸湿了膝盖前的泥土。

  判决凶手被判死缓母亲不服仍要上诉

  2014年5月8日,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里,周木娇见到了涉嫌杀害王小婧的男孩儿宋健。

  最终,因宋健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一审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周木娇觉得难以接受。近日,她向法院提起上诉,该案将进入二审程序。

  如今,45岁的周木娇头发白了大半,她一直等待着法院的再次开庭。在福州老家,她时常会偷偷拿出随身携带的女儿照片看看。她将女儿生前书里夹着的几根头发用红色的小布包小心地保存起来,每次看到,都会不由自主地落泪。

  "这就像是我的命。"周木娇说,她从没有一天忘记过要讨回公道,不能让女儿的孤魂流落在那片苍茫的大草原上。

  文/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侯懿芸摄/记者洪煜

  周木娇提起寻找女儿的经过不由得泪流满面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聚焦
常德
湖南
社会
娱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