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 聚焦

夺命公路11年死近50人仍未装红绿灯 官方:没权限
时间:2016-07-04来源:中新网作者:编辑:曾楚乔

村民每一次过马路都“惊心动魄”,小心躲避着往来大货车及小轿车,找准时机再穿行。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村民每一次过马路都“惊心动魄”,小心躲避着往来大货车及小轿车,找准时机再穿行。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283省道从沧州市往东延伸,先后穿过沧县旧州镇北关村、东关村、强庄子村。据了解,北关桥至强庄子桥近5公里的路段近11年来,已夺去东关村等三个村近50人的生命。当地沧县交警大队透露,从2011年至今,仅北关桥至东关大桥之间的路段,就有19人被撞身亡。

  这段路为何事故高发?近日,记者对北关桥至东关大桥路段探访时发现,该路段约3公里,除西端北关桥西侧有一处红绿灯外,往东直到东关大桥东侧的20余个路口,均无红绿灯和人行横道。对此,有沧县政协委员连续两年在两会期间提交提案,建议该路段增设减速带或者红绿灯。当地交管部门回复称“县里无权在省道上设置红绿灯,需通过沧州市请示河北省交通管理部门,批准后才能安装”。

  时至今日,建议仍停留在纸面上,悲剧或将继续发生……

  悲剧故事

  骑车过马路被撞身亡

  阚文胜生于1990年,沧县旧州镇东关村人。2010年退伍回家后,在村边的大港油田采油三厂当吊车司机,每个月4000多元,2012年8月份与女友结婚,2013年生了一个儿子。2015年12月,一场车祸夺去了阚文胜的生命。今年6月28日下午,窗外大雨瓢泼,阚文胜的母亲强秀云又一次翻开阚文胜的照片,失声痛哭。

  阚文胜家在省道南侧。2015年12月22日晚7点多,阚文胜还没回家,妻子给他打电话,他说还在出车,家里晚饭不用等他。当晚8点多,强秀云又给儿子打电话,叮嘱他早点回来。晚上9点10分左右,儿子还没回来,她就又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在电话里说马上到家了。但9点半左右,强秀云再打电话时,儿子手机无人接听。

  20分钟后,强秀云接到了交警队打来的电话,称“阚文胜骑摩托车经过东关大桥东端的十字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撞了,现在送医院了”。

  随即,强秀云和亲友赶到医院,后被医生告知阚文胜在抢救,“说撞得挺厉害,我当时觉得再厉害也不会丢命”。

  “有一线希望也要救,砸锅卖铁也要救”。强秀云说,她4次给医生下跪,求医生能把儿子救过来,“不管多少钱,让大夫用好药,即使是植物人,我也要养着他”。

  开颅手术进行了12个多小时,但阚文胜还是没能挺过来,不治身亡。

  强秀云说,儿子死了,她要替儿子承担一切。孙子没了爸爸,她不能让他再没有妈妈,她和丈夫尽力维持这个家,“能扛一天算一天,如果我的心塌了,儿媳妇怎么办?我必须挺住”。

  今年6月27日,儿媳和孙子睡觉时,强秀云担心他们着凉,过去看他们。撩起帘子,强秀云看见孙子坐在已经入睡的儿媳身边,把手机放在耳边,“我给爸爸打电话了,爸爸你在哪里?”

  强秀云的心像被刀子挖了一样,强忍悲伤,退了出来,“儿子没有了,上哪里给孙子找爸爸去?”

  交通事故接连发生

  阚文胜被撞身亡两个月前,东关大桥西侧约一公里处的路口,也有一名男子被撞死。

  该男子叫孙希森,当年65岁,被撞时间是2015年10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当时孙希森骑着电动三轮车在西向东车道往北拐,同向的一辆面包车刹车不及,撞到电动三轮车的尾部,孙希森被甩出车外,摔在路上,头部严重受伤。

  孙希森的儿子孙景祥当时的工作地点就在事发路口附近。当时,他听见“哐当”一声巨响后赶紧跑出来,远远看见父亲躺在地上,电动三轮车横在路口,红色面包车停在路口东侧的快车道上,“感觉天都塌了,赶紧报警救人”。

  孙希森被送到医院抢救一个多小时后,最终不治身亡。

  该村另一位73岁的村民闫林成家,有3人都死在这段省道上。大儿子闫洪斌的女儿闫文慧在1996年放学回家过路口时被一辆小货车碾轧致死。

  2002年,二儿子闫洪昌在北关桥边的省道被撞身亡。2008年,大儿子闫洪斌也被撞死在该路段。

  闫林成的妻子不愿再提起这些往事,她拒绝了京华时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探访

  23个路口均无人行横道

  6月28日,记者对北关桥至东关大桥路段进行了实地探访。

  探访发现,该路段约长3公里,除西端北关桥西侧有一处红绿灯外,往东直到东关大桥东侧的23个路口,均无红绿灯和人行横道。

  此外,北关桥至东关大桥路段,虽然有限速60公里和“前方进入雷达测速区”标识,但行至于此的大货车多半都很快,偶有货车超速行驶,多数货车在经过路口时也未减速,另外,一些货车司机还将车肆意停在路边,阻挡了正常行驶车辆的驾驶视线。

  当天下午,多名村民到省道另一侧的一所幼儿园接孩子,据记者观察,家长们在接完孩子后领着孩子穿行公路,其间还要躲避呼啸而来的过往货车和小轿车,看起来十分危险。

  近50人死于“夺命公路”

  东关村村委会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显示,2005年至今,该村有至少15人在该路段被撞死。另据多名路边村民介绍,该路段每年有至少10人因交通事故受伤,村民称该路段为“夺命公路”。

  该村村委会马副主任称,这条路原建于抗日战争时期,后来成了连接沧州和盐山的沧盐路。“过去车辆比较少,随着社会的发展,省道的拓宽,省公路的收费站取消后,这条路从2001年前后开始,车流量逐渐增多,不收费后,大型运输车都往这条路上来了”。

  他介绍,2003年政府对该省道拓宽,并修建了东关大桥。此后,车流量更多,车速更快,交通事故也越来越多。

  北关村也有村民在该路段被撞身亡。该村村委会负责人表示,“这条路车流量太大,车速太快,最近几年北关村也有好几个村民在通过没有人行横道的路口时被撞死”。

  该负责人介绍,省道虽然带动了一定的经济发展,却也带来了巨大的交通安全隐患。他称,两个村子有很多学生要过马路上学,每逢赶大集,老的少的都会去,村民种地时也要过马路,“两个村最少有1万人,再加上采油三厂的人,在这里生活的可能有三四万人,他们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这段公路”。

  他表示,这条公路是连接山东和河北的重要通道,运输压力很大,每天这么多车辆穿村而过,没有人行道,没有红绿灯,也没有过街天桥,道路状况非常危险。“北关村从2005年至今有至少10人在该路段被撞身亡。”

  东关大桥往东走即是强庄子村。该村村委会负责人称,从2005年至今,在北关桥经东关大桥至强庄子桥共计近5公里的路段,每年均有该村的多名村民被撞身亡,“这11年至少有20多个人被撞死了。”

  综上,根据东关村、北关村、强庄子村村委会提供的数据,从2005年至今,三村共有近50人被撞死在这条“夺命公路”上。

  官方回复

  省交管部门批才能装红绿灯

  东关村的潘河山、张永祥、蒋有福等多名村民是沧县政协委员。因交通安全隐患始终无法杜绝,潘河山等人因此向县政协提交提案,希望能在该路段增设减速带、红绿灯,以防止更多的交通事故发生。

  6月29日下午,沧县政协提案委工作人员表示,今年两会期间,他们已收到该提案,并已于4月底转交给沧县交警大队,按规定交警大队需在5个月内给出答复。

  而早在去年,沧县政协常委张永祥也和其他委员联名提过相似提案。6月30日下午,他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约半个月前,县政协组织了一场有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队长等人与张永祥等参与提案人员的座谈会,对其提案做出回应。

  张永祥称,“他们说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设减速带,在重要路口安装黄闪灯,提示过往车辆注意安全,在学生上学、放学的路口增设警力,加强上学、放学时段的道路交通指挥,这些事情在9月份之前解决”。

  但安装红绿灯要求暂无结果。张永祥称,官方给的答复是县里无权在省道上设置红绿灯,需通过沧州市请示河北省交通管理部门,批准后才能安装,“他们已经提出申请,但暂时还没有结果”。

  6月29日下午,沧县交警大队一名负责人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提醒村民加强交通安全意识,“宁等三分不抢一秒,记住一看二等三通过,就能避免很多交通事故”。

  交警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有19人在283省道北关桥至东关大桥段被撞身亡,其中有6人系东关村和北关村的村民。(记者 怀若谷)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聚焦
常德
湖南
社会
娱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