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 教育

【致敬教师节】谢谢您!亲爱的老师!
时间:2021-09-11 来源:尚一网 作者: 编辑:彭诗韵

    编者按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随着岁月匆匆远去。再遥远的岁月,再漫长的时光,磨灭不了的是对恩师的记忆。回忆中,我们看到恩师是一种温情的存在,经久难忘;我们看到感情跨越时间的鸿沟,历久弥新;我们看到真挚的感情让生命如此可贵,可敬可亲。经过岁月的洗礼,师恩已内化成前进的动力,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传承。教师节来临,让我们把这些最平凡的故事、最温暖的回忆汇成一句:感恩吾师

    插图/崔建湘

    1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记者 黄云霞

    辛梅是武陵区第一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从教21年了,作为最后一届包分配工作的师范生,她深感幸运。“更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好老师,他们就像灯塔,照亮我前行,让我从小就有了当老师的梦想,果然,梦想成真了。”辛梅说,又是一年教师节,她想对曾教过她的恩师道声谢谢。

    辛梅1995年在津市灵泉中学读初中,回忆起当年教过的老师们,辛梅笑称,个个都是十八般武艺,厉害得很。英语老师熊淑智年轻有活力,英语专业八级水平,口语很纯正,爱音乐,喜欢运动,学生都被她圈粉了;地理老师刘永红上课从来不看教材,张口就来,随手就能绘出中国和世界地图,和书上的一模一样;语文老师胡圣德除了语文素养高,还精通俄语和英语,能说出中国每个行政区域县;历史老师姜守奎上课非常有趣,枯燥的历史知识在他嘴里就是生动的故事,几千年的历史他讲得很通透,渊博的知识让人心生佩服。“那时我就在想,以后我当老师了,也要像他们一样厉害,成为像他们一样优秀的老师。”辛梅从心底里萌生出了当老师的念头。

    那个年代,当老师属于铁饭碗,也很体面,家里人都很希望辛梅能考上师范学校,这对于多次拿到年级第一的辛梅来说不算难事,1997年中考,辛梅以灵泉中学第一名的成绩如愿考上了津市师范学校,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她说,在农村里考上中专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班内的同学都是学习上的佼佼者,必须更努力才行。辛梅的求学时光赶上了学校整合,1999年,津市师范学校学生分流到常德师范学校和桃源师范学校,辛梅来到了常德师范学校学习。学习期间,老师们的学识渊博、治学严谨、技艺精湛以及对学生的关爱和无私奉献都是她努力学习的无限动力,也是她成为老师后一直追求的目标。至今,她和这些老师经常保持联系,向他们请教教学中遇到的难题和困扰,说起这些好老师,辛梅如数家珍。在津市师范学校读书时,遇到的杨智慧老师,语文课《荷塘月色》声情并茂,绘声绘色,让辛梅记忆犹新;张欣老师的普通话是标杆,比播音员的还好听,辛梅视她为偶像。在常德师范学校就读时,听附小(现湖南幼专附小)的张璟老师上示范课是一种享受,其亲切的教态、生动的语言以及讲“推敲”典故时的韵味,至今都让她受用。

    作为一名师范生,琴棋书画样样都要拿手,辛梅很感恩遇到的老师不仅给了她知识的养分,还教她如何做人,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伴随终身。她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恩师们在她心里留下了烙印,是她学习的榜样,鞭策她不断学习,永远向前,让她逐步成长为校级骨干教师、武陵区师德标兵和语文学科带头人。

    

    2遇上你是我的幸运 

    □记者 祝嘉锶

    一个人在求学时期遇到好老师,是一辈子的幸运。张鹏就是这样一个拥有“一辈子的幸运”的人,因为他遇到了好老师夏迪华。

    2010年,张鹏在鼎城区尧天坪中学读初中。那个时候,因为班里太闹腾,没有老师愿意带他们班,而夏迪华又是新来的,这个烫手山芋就交给他了。印象里,夏老师经常穿一件理科男标配的条纹Polo衫。“他是第一个教我说普通话的老师,讲普通话现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10年前的农村,却不常见。”

    刚开始,张鹏和同学们都很叛逆,总给夏老师添麻烦,可他很有包容心,厉害的是,夏老师总能猜中捣蛋学生的想法,并将其扼杀在萌芽中。所以,同学们都特别服他,在他面前比较老实,不敢调皮。班内和张鹏一样的留守儿童有很多,为了更好地关注他们,夏老师将办公室“搬进”了教室里。上课时,他是严肃的;下课了,他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还给他们发小零食。

    2012年,学生和夏迪华(左五)老师合影留念。张鹏 摄

    夏老师教数学兼班主任,他讲课思维清晰,逻辑严谨,对每一道题,都能给学生讲得很透彻。同学们都喜欢听他讲课。张鹏也不例外,数学成绩一直都是班里第一名。

    “90后”的张鹏是外婆一个人带大的,和父母见面不多,待的时间不长,没什么感情,也几乎不开口叫爸妈,一直以“老板”“老板娘”这个称呼代替。初二那个学期,因为家里有事,张鹏爸妈回来待了两天。夏老师把张鹏叫到办公室,要他主动搞好和父母的关系。张鹏听了夏老师的话,第一次叫了爸爸妈妈,他妈妈激动得流下眼泪。也是那次以后,他经常通过夏老师的手机和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联系,关系也越来越好。

    初三那年,张鹏的同学杨平(化名)因为父亲患癌症有辍学的打算,夏老师把杨平叫到一边,和他谈心,安慰他要坚强,想办法克服困难。之后,夏老师经常带东西去他家里看望,过年过节也会喊杨平和他家人一起吃饭。最终,杨平没有辍学,初中毕业后考上高中,顺利进入大学,如今在广东惠州有稳定的工作,生活过得还不错。

    张鹏感叹,像杨平一样得到过夏老师帮助的学生还有很多,他们有的是留守儿童,有的父母离异,有的家庭贫困,有的孤僻,有的厌学……但夏老师鼓励他们展翅翱翔,飞向他们想去的地方。

    如今,夏老师早已调离乡中学,在武陵区第六小学任教。但张鹏仍然和夏老师保持着密切联系。对于这位深受学生爱戴、同事敬重、家长信任的老师,张鹏深表感激,他说:“遇上他是我的幸运,教师节来了,祝夏老师节日快乐!”

    插图/崔建湘

    

    3一辈子从教的榜样

    □杨智慧

    人生,最迅疾的也最无奈的莫过于时间:“记得年少骑竹马,转身已是白头翁”。恍惚中,我竟然已年过半百,在教坛混迹了30年,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教师。

    教师节来临,我不禁想起了我的高中班主任田正中,可惜,他退休后不久遭遇一场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给同学聚会留下了深深遗憾,也成了我们心中抹不掉的伤痛。

    1987年,澧县七中高31班毕业留影,第三排右一为田正中老师。(照片由作者提供)

    1984年,我在澧县七中读高中,学校离县城50多公里。位置比较偏僻,高二文理分科时,田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那时他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毕业40多年了,回想起来,田老师是我一辈子从教的榜样。

    田老师教语文,激情澎湃,声如洪钟,常常兴之所至,手舞足蹈,口若悬河,现在还常常记起他朗读碧野《天山景物记》时的忘我神情,那“肥墩墩、圆滚滚”的常德腔犹然响在耳畔。多年后,我上语文课时激情澎湃,也是田老师“遗传”给我的。

    乡下的高中,日起日落,尽在烟尘中。早晨起来,星星还在眨巴着那清寒的眼睛,田老师就已经带领我们奔跑在晨雾弥漫的乡道上了,“加油”“快点”的催促声,声声在激励着我们勇往直前。晚上10时,田老师准时来到教室后门,赶我们回寝室就寝,直到同学们被驱散之后,田老师才锁上教室门,转眼又来寝室敲门。他的日夜陪伴,让我们心生愧疚,生怕辜负他,他用行动阐释了“爱才是教育的真谛”。

    田老师是常德城里人,却带着浓浓的常德乡音,听说他家庭出身不好,被迫沦落乡村里几十年,这在我们山里娃眼里,算是个有传奇故事的人。

    田老师的小资情调积习难改,即使在紧张的高中阶段,在班长的“怂恿”下,他竟然也率领四五十位同学,步行二三十里,来到离我家不远的原始山洞秋游,分住在五个同学家里。

    我家分得了“九朵金花”,父母喜不自胜,因为我们家是四兄弟,没有姐妹,均没成家,老天爷突然送来九个美女,岂不美哉?后来,其中一位同学果然成了我的嫂子,这缘分是田老师赐来的呀!

    那年高考,我们班惊爆出“凤凰传奇”,一男一女,分摘湖南省文科第二、第三名,这成绩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此后,再也没人瞧不起我们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山区中学了,也更加不敢藐视我们的班主任老田呢!

    我在班上虽然是第三名,但与他们差距大,自信心严重不足。田老师多次约我到他家里,慈父般地找我谈话,鼓励我奋起直追,缩短差距,那温情的一幕幕,犹如眼前,终身难忘。

    时光匆匆,师恩无报而两鬓斑白,教师节来临,不知师母陈老师可否安好?以此为念!

    

    4回味往事念师恩

    □梁颂成

    8月21日,我在一老朋友的陪伴下,专程攀登了鼎城区黄土店附近的风景名胜地——金霞山。

    这让我想起了在上世纪70年代读初中时教我的班主任陈宗汉,陈老师当年带领我们开展野营拉练的情景历历在目。毛主席曾提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等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野营拉练,就是为了全面落实毛主席规定的方针而进行的一项户外体能训练。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走到三四十里外的黄土店镇去攀登金霞山。

    从沧水下游的谢家铺公社中学出发,10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仲秋九月,白天热,晚上凉快。我们的行李很简单,每人背着一个背包,扛一根“军事棒”(一根一米多长可以当做枪支的木棍)。队伍沿着沧水河蜿蜒行进,不时有被后面人踢到脚后跟后“啊”的一声,或被“军事棒”磕碰到的“哎呀”声。陈老师那时才40岁左右,精力充沛,说话时微微昂起头,在我们的心目中,有一种“伟人”的风范。

    那时候的金霞山很荒凉,山顶上遍地是断砖碎瓦,据说是前不久被当地的造反派破过“四旧”。听别人描述原来庙宇雕梁画栋的景象,当初只是感觉可惜。上山的路也不是现在这样整齐而宽阔的水泥磴道,而是黄土间杂着野草,伫立山顶,放眼远望,感觉空旷辽远,没有今天的心旷神怡。

    由初中的野营拉练,我想到了高中时兴修水利工程的情景。我们在班主任方德新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兴建水利工程的劳动。那是1970年1月,劳动持续了20天左右,虽然天气很冷,但工地上人山人海,热火朝天。

    毕竟过了半个多世纪,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那是一个沅水改道工程,开凿一段运河,将本来迂回曲折的沅江航道拉直。地点大约在今沅江以北的牛鼻滩一带,号称修“金石垸”。每天刚蒙蒙亮,整个工地的高音喇叭便骤然响起,人们睁开惺忪的睡眼,跌跌撞撞,担着撮箕出工。每一条从运河底往堤上挑土的小路,都走成了凹槽,因为担子太重,人们挑起来后,只好用力颤动几下,泥土便可以掉落一些,减少了一些压力。

    我挑了两天,感到肩头火辣辣的,正算计着怎么度过余下的日子。方老师找到了我,说是我们协助的大队需要一个搞宣传的人,让我去写广播稿。我十分乐意。这期间少不了方老师的指点。他一直比较赞赏我的文字功底,也没少鼓励我。没想到,我对文字的热爱,竟然就是在方老师的指点下从“金石垸”挑堤时开始的。

    教师节我想起了我的恩师,想到了野营拉练和参加修“金石垸”的往事。恩师陈老师和方老师如今都是高龄了,但愿他们寿比南山!

    

    5你成就了我的文学梦

    □胡淑珍

    在我的求学生涯中,有几位老师令我难忘。他们教我学知识,学做人,给予我很多帮助,我小学阶段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李迪便是其中一位。

    李老师身材高挑、气质出众,在上世纪80年代,她烫着大波浪卷发,尽显洋气。不仅如此,李老师的普通话非常标准,朗诵课文时声音很好听,粉笔字写得漂亮,从上她的第一节课开始,我就喜欢上她了。

    1989年6月,胡淑珍小学毕业时和李迪老师(图中个子最高者)的合影。(图片由本人提供)

    小学三年级时,我们开始写“看图说话”,我因为在电视上看过武打片,就把演员常说的“告辞了”一词用在看图说话里。有一天中午,李老师当着我的面对另一位语文老师说:“你看,我们班的胡淑珍都会用‘告辞’这个词了,真不错!”现在想来,李老师真是一个教育专家,这样的鼓励,对一个刚学写作的孩子来说,是最大的肯定和鼓舞。之后,在李老师不间断的鼓励下,我越来越喜欢看书,越来越喜欢上语文课。

    受李老师的影响,我爱上了说普通话,常翻阅字典,以求把字音读准。我还爱上了看作文书、写日记,《小溪流》《儿童文学》《故事会》《作文通讯》等是我小学时经常看的书籍。六年级时,在李老师的指导下,我参加临澧县小学生高年级组作文竞赛决赛,比赛当天早上,李老师送我坐上去县城的中巴车,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比赛揭晓,我只获得了二等奖,有点遗憾。但在一次升旗仪式上,校长在全校宣读了我的获奖情况,并给我颁发了奖品——一本字典,看到李老师满脸的笑容和自豪的神情,我心里暖暖的。一次参加学校歌咏比赛,李老师安排我当指挥,可我总是把握不准节奏,李老师便利用休息时间手把手教我,现在我都还记得老师当时教的一些指挥手势。

    我曾立志要成为李老师那样的语文老师。可机缘巧合,我成为了一名水利水电工程师,但梦想从来不曾泯灭过。2005年,我考取了普通话二级甲等证书。2012年,我考取了初中语文教师资格证。2017年,我成为了全国“女童保护”公益讲师,有机会站上多所小学的讲台。我非常开心,夙愿成真!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眼神,当教师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这些年,我一直很喜欢阅读,经常读书看报,常写一些小文章,偶尔公开发表,2018年还在网上写了一部32万字的长篇小说,这都是源于李老师对我的影响。

版权声明:尚一网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尚一网、《常德日报》、《常德晚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尚一网”和作者姓名;常德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如若违反,尚一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能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聚焦
常德
湖南
社会
娱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6-2011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传媒集团 邮编:415000 邮箱: cdyee@vip.163.com
湘ICP备11010971号-1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
   网络监督:柳叶湖公安局治安大队